新任Zynga执行长DonMattrick的游戏人生

新任Zynga执行长DonMattrick的游戏人生

照片来源:Wikipedia

Don Mattrick 辞去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部门总裁,加入日渐衰弱的 Zynga 的消息一出,世人纷纷侧目,Mattrick 已经服务了 6 年的微软内部更是震惊。就在几月前,微软刚刚发表 Xbox One,几日前,公司才宣布将进行一次大型的架构重组,没有任何迹象显示 Mattrick 的离开。

有内幕消息透露,Mattrick 的离去或许是因为这次内部重组带来的直接刺激。他在美商艺电任职 15 年后,到微软待了 6 年,但微软已经无法给他带来更宽阔的上升空间,但离职后加入的 Zynga 则不然。进入 Zynga 后,他将和自己在 EA 时的老闆 Bing Gordon 一起挽救这间病恹恹的公司,换言之,Mattirck 能将他强硬的商业背景和迅疾应变的才能发挥出来。他的加入,也显示着 Zynga 正在认真考虑扭转败局。Mattrick 跳槽的消息一出,Zynga 的股价就上涨了 11 个百分点。

所以,Zynga 得到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真正的玩家

Mattrick 无比热爱游戏。17 岁时,他就和朋友一起开发出一款游戏并以 100 万美元的高价售出。即使现在年届 49 岁的 Mattrick 亲眼看到游戏开发成功时两眼发光的激动情绪,仍完全不亚于当年。同事 Phil Spencer 说,「如果你想看到 Mattrick 活力四射的样子,只要把他放进游戏研发工作室就可以了。」

当他还只是温哥华郊区上成长的少年时,他就经常到一家 PC 零售店中学习软体,并且观察顾客们都用电脑来做些什幺。「看见人们真正对电脑的什幺部分感兴趣,他们用滑鼠来点击什幺东西,非常有趣。」Mattrick 说。

1980 年代,他加入了 Dinstinctive Software 公司,期间一些经历激发了他开发 Test Drive 的灵感。Test Drive 是游戏史上第一款玩家视角可以位于整个车轮后的驾驶游戏。而后他因在温哥华的街道上超速行驶被警察追缉的经历,让他开发出火红的 Need for Speed

游戏。而在 EA 时,Mattrick 则是「模拟市民」系列游戏的幕后推动者——这款游戏最初只是一个模拟盖房子的工具,直到 Mattrick 提议,「模拟市民」的中心,才从建筑转向了屋内的玩家本身。诸如 Madden NFL 和 FIFA Soccer 等个性化运动游戏也是受 Mattrick 推动。

「在那之后,玩家开始成为游戏中的英雄。」Paul Lee 如此说道,他是 Mattric 在 80 年代中期运作的游戏新创公司的伙伴。

Mattrick 进入微软之前,Xbox 近乎是烧钱的无底洞,Mattrick 将它变成最热卖的游戏设备。他对 Xbox 最深刻的一点改变是,妈妈们不再是围堵孩子玩游戏的讨厌鬼,他为 Xbox 加入 Netflix、Hulu Plus、ESPN、YouTube 以及 Kinect 体感装置,将 Xbox 彻底变成适合整个家庭娱乐的设施。

「Mattrick 身上有一点和他同级的微软管理者所没有的特质,就是他懂得如何描绘远大愿景。」Mattrick 在 EA 和微软时期的同事 Carnegie Mellon 这样描述。

如果没有 Mattrick 的推动,体感技术可能至今仍被微软关在实验室里。当时,整间公司的人都在玩体感游戏,有一个房间里展示着体感技术的 demo,「每个玩完游戏从房间内出来的人,都笑得如此开心。那为什幺我们不把这个 demo 变成真正的产品呢?」2010 年秋季 Kinect 最终发售的时候,它一举成为销售最快的消费性电子配件,就像微软总爱挂在嘴边的那样——4 个月内,Kinect 出售 100 万台。

Mattrick 在微软的最后一个作品,是 Xbox One。这台设备有着个性化的显示萤幕,能让使用者一边看电视一边用 Skype 和朋友聊天,甚至还能听到他最喜爱的足球队战况的实时播报。Xbox One 就像游戏、科技和娱乐的合体。

交际花

Mattrick 有着一圈知名的朋友,并且他十分乐于展示这一点。他会说,在 EA

的时候,「Steven 只要经过我这里,我们就会一起去玩游戏。」他也对自己与最成功的商业电影导演 Steve Spielberg 以及 George Lucas 同为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的董事局成员津津乐道。

是他敲定了 Xbox 和 Netflix 的合作并聘用 Nancy Tellem,来为 Xbox 拍摄原创节目,还有 Spielberg 的 Halo 系列。

管理者

加入微软后的第一场会议上,Mattrick 逕自走向白板写下一个数字:1 亿美元。随后他宣称,「这就是我们今年要赚到的数字。」质疑声立即沸腾起来,因为这个部分去年的业绩是——5 亿美元亏损。Mattrick 答道,「如果你们能证明我的算数和逻辑有错,我就听你们的。但如果你们不能,那这就是我们今年一致的目标。」

「Mattrick 把自己的雄心赋予给部门中的每个人,」见证少年 Mattrick 开发出 Test Drive 游戏的 Hanno Lemke 说,「他毫不留情地、逼着自己的员工往前走,把他们远远推出舒适圈。」

「Mattrick 是个强硬派,」Xbox 的市场总监 Michael Pachter 说,「如果有人没法执行分派到的任务,他们就得走人。Mattrick 对这样的人没有一丝耐心。」即便是 EA 中尚属年轻的执行官,Mattrick 都能让游戏如期上市——「透过以失败即离职的管理手段」,Bing Gordon 说道。

上个月的 E3 展会上,被问及 Xbox One 的网路问题时,Mattrick 狡黠地迴避:「当人们无法连上网路时,他们可以用已经 8 岁的 Xbox 360 来享受游戏时光。」这一回答激怒了所有玩家,他们戏谑地称 Mattrick 为 Marie Antoinette,模仿他的口吻说:「让他们都去玩 Xbox 360 吧!」几天后,Mattrick 不得不被迫道歉,将 Xbox One 调整成不受限于网路。

複杂个体

Mattrick 喜欢精彩的场面,又一次他甚至叫来太阳马戏团为微软的活动演出,但他骨子里却又十分内向,多重矛盾的性格构成这个独特的人:他是和蔼的加拿大人,同时是专制独裁的老闆,一个天生精明的员工,却又不惧于在任何场合向自己的上司表露想法;一个像沙特王子般生活乘私人飞机工作的人,一个反对将自己的名字印成铅字却又乐衷于抛出一串名人好友名字的人。

Mattrick 的妻子是加拿大电信的女继承人,他的房子是英属哥伦比亚地区最大的一所。他的车库里放着他第一台法拉利,那是他用不到二十岁时卖出的那款游戏的钱买的。而他仍不断强调,自己至今还不甚出名。他说的是——那个前微软执行官,那个喜爱常年在温哥华的家中办公,而一旦得去 Redmond 上班时,就搭乘私人飞机过去的人。

VIA: fastcompany.com

相关文章